浅析商业秘密维权若干难点问题

无秘不成商,商业秘密是企业市场竞争的利器,也是法律保护的重要无形知识产权。在我国法律体系中,将商业秘密作为专利权的补充,放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来进行补充性保护。与专利权、商标、著作权相比较,其法律属性和商业价值未能给与相对独立、恰当清晰的法律定位。事实上,随着我国市场化进程越来越深入,创新成为企业生存与发展唯一方式,企业界对商业秘密的保护需求范围一直在不断扩大,目前的保护客体已经扩大到了程序、设计、方法、工艺配方、模型、计划、客户名单、营销策略、数据、管理诀窍、货源情报、标书内容、植物新品种等等方面。原有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对企业创新成果的保护显得越来越捉襟见肘,社会法律实务界与学术界对制定专门的商业秘密保护法律的呼声日渐高涨。本文试图从商业秘密维权的角度,对其中的若干难点问题进行探讨:

       一、商业信息的秘密性判断

商业秘密维权案件中,商业信息的秘密性认定,成为大多数维权案件的焦点和难点。许多商业秘密维权败诉的案例,多数原因也是因为涉案信息不构成秘密性而惨遭法院驳回。根据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描述: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对权利人具有经济价值、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信息,包括经营信息及技术信息。我国关于商业秘密定义及构成要件,与国际贸易条约《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定义是一致的。一般构成要件有:

1.秘密性,未被通常从事该类工作领域的人们普遍知悉或者容易获得;

2.该秘密信息具有商业价值;

3.信息合法控制人,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

其中的秘密性问题,毫无疑问,不是绝对的,具有相对性,如何理解其相对性,我们必须从涉密信息的广度和深度来进行考查和理解。

从商业秘密信息的广度来看,看该信息相对公共知晓领域究竟有多大范围,包括,商业秘密许可人、权利人及雇员、甚至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商业秘密信息的人,都是客观上需要考查的商业秘密界定的公共知晓领域的范围。界定商业秘密信息的广度,是判断该信息是否构成秘密性的依据,同时也是涉案诉讼泄密之后,是否任然继续具有秘密性。如果广度超出不可控的公共领域,那么该信息就不再具有秘密性。具体判断是否被认定为进入公知领域,需要个案具体分析。

从商业秘密信息的深度来考查,其目的是判断哪些信息、何种程度的信息才可以构成商业秘密。换而言之,决定商业秘密涉密信息必须是具体的、确切的,如果仅仅是某种模糊的理论、概念是无法构成商业秘密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明确界定了不具备商业秘密的情形是指:该信息属于该领域的人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无须付出一定代价而容易获得。

如:在美国通用公司与西安九翔公司案件中,通用公司主张一系列医疗设备的《高级安装手册》、《高级诊断手册》等资料是商业秘密,但被告提出在该领域的从业人员非常轻松的获得,因而不被法院认定为具有秘密性。而该医疗设备的结构、布线、电路、机械或电气参数等技术信息,因具有一定信息深度,而被认定具有秘密性。

比如,常见的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的秘密性,一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考查:

1.该客户名单不应为公众轻易获取,被控侵权人是否精确复制了权利人的客户名单。

2.客户名单包含的信息成本较高,比如有的权利人有专门的客户档案信息管理系统,并日常维护不断更新。

3.权利人对客户名单采取保密措施的程度合理。所谓合理,是对权利人必须有应对其所在的保密环境基本对等的保密要求。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的保密措施,不可能要求权利人采取防备间谍的方式,付出过高的保护成本。比如,部分企业合理采取可电脑输入密码验证、指定区域使用、使用时签署保密协议、禁止拍照等等合理措施。

在客户名单侵权案件中,有凭借记忆获取的客户信息,如果被控人没有签署保密协议或者竞业禁止协议的,法院一般认为不构成侵权。

        二、秘密信息的价值性判断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0条对商业秘密的使用性和价值性的规定,商业信息必须具有价值才能构成商业秘密。实际上,商业秘密信息的价值有积极价值有消极价值之分。一般对信息的积极价值很好理解,信息的消极价值也应该是法律认可的“商业秘密具有的价值性”、比如,某种信息公布之后,会造成权利人利益减损的,显然,该信息对权利人而言,也是具有商业价值的。

三、商业秘密案件的刑民交叉问题

我国《刑法》第219条规定了“侵犯商业秘密”罪这一罪名。近几年来发生的商业秘密犯罪案件,涉及面广,利益重大,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如力拓案件中,被告人胡士泰被判处10年徒刑。

毫无疑问,相比以赔偿为主的民事侵权诉讼,剥夺自由的刑事追诉对侵权人的威慑力显著增加。但在维权实务中,依然以民事追责为主,刑事威慑为辅。民事审判也并非一定要等到刑事案件审理结果才作为判决依据,有证据的情况下,民事案件也可以先行判决。

涉及商业秘密犯罪的主观方面,故意与过失均可构成。在程序上,被害人可以公诉也可以自诉。但在犯罪客观方面,必须有重大损失的证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7条规定,损失数额50万元的,属于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损失达到250万以上的属于特别严重后果。单位犯罪的,直接责任人同等担责。

四、损失计算问题

商业秘密侵权损失一般有三种计算方法:

1.商业秘密研发成本计算法;

2.商业秘密许可使用合同标的额基础评估法;

3.参照民事赔偿的填平、获利的原则计算损失法。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0条第1款规定:“经营者违法本法规定,给被侵害的经营者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获得的利润;并承担被侵害经营者因调查该不法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在《反不正当竞争法解释》第17条规定:可以参考专利权的损害赔偿计算方法。

专利法》第60条规定,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使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20条规定,损失可以根据专利权人专利产品因侵权所造成销售量减少的总数乘以每件专利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计算。权利销售量减少的总数难以确定的,侵权产品在市场上销售总数乘以每件专利产品的合理利润所得之积可以视为侵权损失。

总之,商业秘密侵权类纠纷,随着人们商业领域的不断延伸,商业秘密各类构成要件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亦在不断发展完善之中,更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也给与了法律人发挥才华的广阔舞台。只有不断理论联系实际,与时俱进,用鲜活的案例去构建日益健全的商业秘密保护法律体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商业秘密_侵犯商业秘密罪「YES商业秘密保护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sxun.com/6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