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知识产权资本运营-商业秘密网首页
  2. 业界观点

关于《密码法》实施后法律服务的几点展望

密码法(草案)》征询期将于2019年9月2日截止,这也意味着这部法律离我们越来越近了。鉴于最终法律尚未落地,笔者仅对于密码相关法律服务进行几方面粗浅展望。一对法律服务领域会产生不同影响

1.刑事领域

密码是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便同步发展的,就刑事角度看密码从来不是新生事物。从《刑法》有关侵犯国家秘密、个人信息、商业秘密类犯罪的规定,到《网络安全法》中关于网络运行安全、网络信息安全和应急处理的设计,甚至具体到如《保守国家秘密法》中详尽的密级制度、保密制度和相关责任,这都决定了涉密类案件已经有了相应处理的框架体系和法律依据。

诉讼方面看,《密码法》的出台目前不会由此诞生新的刑事罪名、开创新的刑辩领域,而是对固有的涉密类刑事案件提出了更细致的要求。诸如密码的定义、密码种类的界定、违反密码法的具体行为等角度都需要跟进学习才能跟上案件处理的具体要求,也即是说刑事领域的辩护类法律服务因为密码法而在涉密类案件中存有被动提升专业水平的必要性,当然也不排除国家日后为了适应密码制度发展需要而创设新罪名之可能性。

非诉方面看,就当下十分火热的刑事风险防范类业务而言,仍旧可以开拓新的视点,也非常适合在行政、民商事领域的密码相关法律服务中承担延伸端的角色。

2.行政和民商事领域

草案中相关条款如能最终通过,则行政和民商事领域对密码管理的规制会相当具体。

于管理主体而言,是党政一体合作,行业协会作补充的架构。中国共产党起密码工作领导作用,政府中的密码管理部门负责管理密码工作,层级将下探到县级以上地方,更有具体条文规定将密码安全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和公务员教育培训体系,并会建立与密码工作相适应的人员录用、选调、保密、考核、培训、待遇、奖惩、交流、退出等管理制度,由此密码管理的负责机关和涉及密码的单位将会直接产生密码领域的法律服务需求,需要律师就培训领域和制度实施贯彻等方面提供服务。而更尖端的服务市场,将会是协助标准化主管部门和密码管理部门组织制定相应的商用密码团队标准、企业标准。

于管理客体而言,根据草案中的密码用途分类,将有核心密码、普通密码和商用密码三个概念,而就其组成内容这一维度而言,包含了加密保护和安全认证两方面,具体有涵盖产品、技术、服务三种形态。这就决定了律师对于密码工作的服务将以行业式的多专业并轨形态存在。

总体而言,在行政和民商事领域的律师服务可能更具备新颖性,除却针对密码工作需调整或创设相应合同条款外,在行业协会的活动、涉密企业的安全认证和安全评估、处理密码机构和企业风险防范、响应国家标准的备案审查以及具体涉密产品的全方位保护侧开展工作。二对具体行业提出了更高的法律服务需求

1.使用性行业

对于密码仅仅为常规使用的各类行业,其需要的相应法律服务在密码法视角下也有需要强化的地方,可以预见在顾问模式为主要法律服务体系的前提下,至少有以下待同步跟进之处:

其一,合同版本的迭代。在需要涉及密码类事项的合同模板中,显然需要顺应密码法做相应调整。

其二,人事制度的调整。根据密码法的具体规定将人事体系中涉密事宜进行补强,特别是保密制度的强化和人员进出时涉密端的限制。

其三,密码内控管理制度的设计。这本属于单位或企业内控制度建立的任务范畴,但同样需要律师的专业意见以契合新法精神。

其四,对外采购密码类服务时的咨询意见。随着密码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和社会重视程度的加深,各行业对于密码产品的采购需求也会逐步旺盛,基于此对密码服务采购中的相应风控掌握及意见咨询也会凸显其重要性。

2.浸入式行业

对于完全从事或从属于密码及其周边产业的行业,其法律服务需求除了与常规密码使用性行业同步外,还有其个性化的需求。这种个性化相信会更集中表现于复合型需求,即需要各种专业门类的法律人才共同组合服务。

其一,互联网。不论密码管理部门还是密码类企业,首选都是通晓互联网规则乃至具备一定计算机知识背景的法律人才,这是降低沟通成本的需求,也是强化专业与行业匹配度的首要考虑因素。

其二,行政法。这块领域的专业律师可以预见会在密码法律服务中大放异彩。笔者对于行业风口的观点之一就是:行政许可必然伴随行业风口。由草案可见,涉密类产业的独特性和敏感度,已经毫无争议地进入国家管制领域,其从业极可能采用一定的行政审批或备案准入等。通晓行政法规的人才于密码产品的采购、招投标和备案管理等方面都能提供重要辅助。另外一点,草案中明确了密码种类的划分,但没有提及密码种类的相互转换,笔者相信在特定情形下,国家密码体系中的核心与普通之间存在升格或降格的可能,而商用密码也可能因为公司形态、产业技术、时局政治等因素存在种类转换的可能性,这些都需要基于行政法框架下的法律服务。

其三,知产类。人类社会生产力的极大迸发都是基于科技的迁跃进化,知识产权概念自诞生以来天然地绑定于科技成果,而密码行业的技术进步、产品革新会产生大量的知产类法律服务需求。

除此以外,专业的刑事风控把握,涉密产业在税收体系中是否存有筹划的可能,密码产品的进出口设计等等,都需要复合专业人才的介入,才能打造行业服务的团队形态。三对法律服务介入主体的要求细化

1.稳定性的要求

因为密码工作的特殊性,各类需求主体对于法律服务的需求可能更侧重于稳定性。不论是具体的诉讼案件,还是顾问服务,抑或针对性更强的专项非诉,各路法律服务采购方必然会考虑传播、保密、人身信任度、机构信任度、机构管理制度等多方面因素,在同等条件下可以预见,依附性更强的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显然更受青睐也更便于管理约束。反观专职律师和兼职律师,若有意向介入密码类法律服务,则在基础条件落后的前提下,必须大力提升团队人员稳定性和律所管理制度中的严谨性。

2.保密性的要求

由于密码工作天然的保护性和认证性要求,密码机构和从业单位可能对服务律师提出各类保密性质的要求,特别诸如出入境、商业交流、信息传递等方面,服务密码行业也许会意味着将让渡部分自由。同时,参考涉军类法律服务,针对密码类法律服务工作也可能设置准入制度,以资质认定、备案登记等路径来从源头形成服务商的限制。“

综上,笔者以为,《密码法》的出台将调动一个行业的发展积极性和自发合规需求,而作为律师若能参与其中除了开拓新的业务方向、优化既有的知识体系外,将更充分体会密码工作带来的神秘魅力,因为密码历来是智者的浪漫。

免责声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本文章内容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联系方式:请邮件发送至ip@yes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ip@yesxu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