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秘密的突破路径与维权

2020年9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施行。9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也生效实施,当中对侵犯商业秘密的手段行为、造成重大损失的标准、认定损失及违法所得的计算方法,做出了详细的规定。

在企业遭受商业秘密侵害时,救济途径除了民事起诉或提起行政程序外,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通过刑事控告的方式作为保护手段。在民事诉讼无法有效举证而陷入僵局、久拖不决的情况下,争取通过刑事侦查手段收集、固定证据,借助公安机关在侦查上的强大力量,以刑促民;如能对侵权人/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对涉案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可以及时制止侵权行为,防止侵权结果迅速扩大。

借助刑事程序促进民事诉讼的有利结果

当事人选择通过刑事手段保护商业秘密的出发点之一,就是希望在民事诉讼陷入僵局或被动时,借助办案机关更高压的侦查程序、更强大的侦查能力收集和固定证据,以刑促民。对于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基本事实,民事诉讼的原告无需举证证明,可以直接将刑事判决书或裁定书作为证据提交。

但是,实践中需要注意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若民事诉讼中原告的主张超出刑事案件认定的事实范围,例如在刑事阶段办案机关仅对五个秘密点进行了比对认定并据以裁判,但在民事诉讼中原告提出不止五个秘密点的主张,那么原告应承担超出部分的举证责任。

第二,在先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可能被民事诉讼中的相反证据推翻。

通过刑事程序中的追缴或责令退赔

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支持在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件中追缴退赔的案例援引的依据是《刑法》的规定,而明确反对的案例则依据《刑诉法司法解释》的规定,认为侵犯商业秘密不属于“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的财产”,进而不能追缴、责令退赔。

据此,实践中需要注意以下两方面的准备:

一是应向办案机关充分说明《刑法》上位法的地位,其法律位阶和效力高于司法解释,进而争取参考适用《刑法》认定侵犯商业秘密罪案中可以追缴和责令退赔。

二是论证侵犯商业秘密属于“非法占有、处置被害人的财产”,但是应当注意,若追缴或责令退赔的金额不足以弥补被害人的全部损失,根据《刑诉法司法解释》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第六十四条有关问题的批复》的要求,被害人将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返还被非法占有、处置的财产。

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追偿

目前,对于被害人因商业秘密被侵犯而遭受损失的,是否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存在诸多争议,《刑事诉讼法》规定,只要是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都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而《刑诉法司法解释》认为,被害人只有在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才能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建议被害人在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时充分说明受案依据,《刑法》第三十六条已明确规定由于犯罪行为而使被害人遭受经济损失的,应赔偿经济损失,并且民法中的基本原则也支持受损一方获得赔偿。

通过刑事程序,解决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人的定罪量刑问题,直接帮助挽回被害人所遭受的损失,是对被害人来说非常理想的结果,但就目前来说,通过刑事手段保护商业秘密非常艰难,面临着程序启动困难、各地办案机关存在政策压力或地方保护主义等难题,需要相当的勇气和耐心,任重而道远。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若内容有误或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或点击右下角【反馈意见】我们将按规定核实后及时处理。本文地址:https://www.yesxun.com/3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