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之一

商业秘密是重要的知识产权。商业秘密和专利是企业保护技术创新的主要方式,甚至是更为重要的方式,因为商业秘密往往是企业安身立命的根本。但是,与专利保护有专门立法不同,在我国商业秘密保护主要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专门条款予以规定。目前,美国和欧盟都对商业秘密采用专门立法予以保护。

2020年9月11,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这是我国首次针对商业秘密民事案件单独出台司法解释,其对商业秘密民事保护进行了较为系统、全面的规定,可以有力化解商业秘密维权难的问题,弥补了现行法律规范比较滞后、不够细致的缺陷。可以说,该司法解释的发布,意味着我国商业秘密保护进入了新的篇章。本文将结合商业秘密案件诉讼实务,通过与《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其司法解释中关于商业秘密相关规定的比对分析,对《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进行初步解读。

一、商业秘密的保护客体和构成要件

1、细化和明确商业秘密的客体

2007年《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 2020年《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
无关于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的规定

 

 

 

 

 

 

 

 

 

 

第十三条 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

客户基于对职工个人的信赖而与职工所在单位进行市场交易,该职工离职后,能够证明客户自愿选择与自己或者其新单位进行市场交易的,应当认定没有采用不正当手段,但职工与原单位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一条  与技术有关的结构、原料、组分、配方、材料、样品、样式、植物新品种繁殖材料、工艺、方法或其步骤、算法、数据、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等信息,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技术信息。

与经营活动有关的创意、管理、销售、财务、计划、样本、招投标材料、客户信息、数据等信息,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经营信息。

前款所称的客户信息,包括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习惯、意向、内容等信息。

第二条  当事人仅以与特定客户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为由,主张该特定客户属于商业秘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客户基于对员工个人的信赖而与该员工所在单位进行交易,该员工离职后,能够证明客户自愿选择与该员工或者该员工所在的新单位进行交易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员工没有采用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2019年修正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9条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该条款将商业秘密保护的客体由旧法所规定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修改为“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商业秘密的客体有所扩大。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1条对实务中容易引发争议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的范围进行了细化,但并未明确除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之外的商业信息的范围。相较于《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的征求意见稿,正式稿中“技术信息”增加了“样品”、“植物新品种繁殖材料”等内容。关于商业秘密客体列举式的细化规定,也有助于引导企业重视对各类商业秘密的保护。
对于“客户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的认定,实践中往往存有争议。2007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下称《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第13条第1款规定,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1条第2款吸收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中关于客户信息的定义,同时,在第2条第1款中进一步明确《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中举例说明客户名单包括“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等典型情形,并不表明“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一定构成商业秘密。客户信息也需要满足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才构成商业秘密。因此,当事人不能仅以与特定客户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为由,就主张该特定客户属于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2条第2款同样吸收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相关规定,明确客户基于对员工个人的信赖而与该员工所在单位进行交易,该员工离职后,能够证明客户自愿选择与该员工或者该员工所在的新单位进行交易的,不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这一规定同样是对客户信息是否构成商业秘密的进一步限制,避免损害市场主体基于信赖关系进行正常交易的权益。

2、完善“不为公众所知悉”的要件

2007年《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2020年《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
第九条 有关信息不为其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不为公众所知悉”。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有关信息不构成不为公众所知悉:

(一)该信息为其所属技术或者经济领域的人的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

(二)该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进入市场后相关公众通过观察产品即可直接获得;

(三)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

(四)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

(五)该信息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

(六)该信息无需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容易获得。

 

第三条  权利人请求保护的信息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不为公众所知悉。

第四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有关信息为公众所知悉:

(一)该信息在所属领域属于一般常识或者行业惯例的;

(二)该信息仅涉及产品的尺寸、结构、材料、部件的简单组合等内容,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通过观察上市产品即可直接获得的;

(三)该信息已经在公开出版物或者其他媒体上公开披露的;

(四)该信息已通过公开的报告会、展览等方式公开的;

(五)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从其他公开渠道可以获得该信息的。

将为公众所知悉的信息进行整理、改进、加工后形成的新信息,符合本规定第三条规定的,应当认定该新信息不为公众所知悉。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9条规定商业秘密具有“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和“采取相应保密措施”三大构成要件,通常也被称为秘密性、价值性和保密性。《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对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规定进行了进一步地细化和完善。
对于何谓“不为公众所知悉”,《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3条基本吸收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但是,强调了只要相关信息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的,就可以构成“不为公众所知悉”。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4条第1款同样承继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关于已经构成“为公众所知悉”的列举情形,同时,该条第2款则涉及了对商业秘密“新颖性”的要求,即商业秘密对新颖性的要求很低,如果将为公众所知悉的信息进行整理、改进、加工后形成的新信息,又达到不为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的的程度,仍然可以满足商业秘密“不为公众所知悉”的要求。

3、适应性调整“具有商业价值”要件,明确“阶段性成果”的商业价值

2007年《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2020年《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
第十条 有关信息具有现实的或者潜在的商业价值,能为权利人带来竞争优势的,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第七条  权利人请求保护的信息因不为公众所知悉而具有现实的或者潜在的商业价值的,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具有商业价值。

生产经营活动中形成的阶段性成果符合前款规定的,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认定该成果具有商业价值。

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商业秘密构成要件之一为“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但是,在2017年修正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已将该要件精简为“具有商业价值”。

因此,《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7条第1款关于商业价值的定义,也删去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对“商业价值”还要求“能为权利人带来竞争优势的”的要求,从而与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持一致。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7条第2款,进一步明确了“阶段性成果”的商业价值,这有助于对研发或交易过程中产生的成果进行商业秘密保护。

4、完善“保密措施”要件

2007年《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 2020年《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
第十一条 权利人为防止信息泄漏所采取的与其商业价值等具体情况相适应的合理保护措施,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第三款规定的“保密措施”。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所涉信息载体的特性、权利人保密的意愿、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他人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难易程度等因素,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保密措施。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涉密信息泄漏的,应当认定权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

(一)限定涉密信息的知悉范围,只对必须知悉的相关人员告知其内容;

(二)对于涉密信息载体采取加锁等防范措施;

(三)在涉密信息的载体上标有保密标志;

(四)对于涉密信息采用密码或者代码等;

(五)签订保密协议;

(六)对于涉密的机器、厂房、车间等场所限制来访者或者提出保密要求;

(七)确保信息秘密的其他合理措施。

第五条  权利人为防止商业秘密泄露,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以前所采取的合理保密措施,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相应保密措施。

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商业秘密及其载体的性质、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保密措施的可识别程度、保密措施与商业秘密的对应程度以及权利人的保密意愿等因素,认定权利人是否采取了相应保密措施。

第六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在正常情况下足以防止商业秘密泄露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权利人采取了相应保密措施:

(一)签订保密协议或者在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的;

(二)通过章程、培训、规章制度、书面告知等方式,对能够接触、获取商业秘密的员工、前员工、供应商、客户、来访者等提出保密要求的;

(三)对涉密的厂房、车间等生产经营场所限制来访者或者进行区分管理的;

(四)以标记、分类、隔离、加密、封存、限制能够接触或者获取的人员范围等方式,对商业秘密及其载体进行区分和管理的;

(五)对能够接触、获取商业秘密的计算机设备、电子设备、网络设备、存储设备、软件等,采取禁止或者限制使用、访问、存储、复制等措施的;

(六)要求离职员工登记、返还、清除、销毁其接触或者获取的商业秘密及其载体,继续承担保密义务的;

(七)采取其他合理保密措施的。

商业秘密案件中,秘密性和保密性是审理的重点。《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5条第1款基本吸收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关于“保密措施”的规定,但是,更为强调必须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前采取保密措施,是对“保密措施”规定的进一步完善。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5条第2款则规定了何谓“相应的保密措施”,即采取的保密措施应当与商业秘密相匹配,限定在一个合理限度之内。该条款也与《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基本一致,但是,又进一步细化需要考虑“商业秘密的性质”、“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等考量因素。
《商业秘密案件司法解释》第6条列举了常见的保密措施,承继了《不正当竞争案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但是,对保密措施的具体方式进行了较多细化与完善,例如,明确“在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也属于保密措施的情形之一, 细化了限定人员的范围、特别是将对离职员工的保密义务要求明确列入了“保密措施”的具体情形。上述列举式的细化规定,对于企业完善商业秘密的保密措施也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商业秘密_侵犯商业秘密罪「YES商业秘密保护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esxun.com/6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