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说法——论商业秘密之保护

在激烈残酷的市场竞争背景下,总有些“人”为了谋取非法经济利益或者建立竞争优势,而实施侵犯他人商业秘密的行为。近期,深圳某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以下简称“监管部门”)查处了一起侵犯商业秘密的违法行为,涉案人员涉嫌犯罪已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本文便以此案浅谈关于商业秘密的保护。

案情

投诉人A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是一家人工智能机器人教育方案提供商,主要产品广泛应用于课堂教学与家庭教育,为孩子提供STEAM教育启蒙。

被投诉人B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STEAM教育和人工智能教育的综合解决方案平台。曾某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欧阳某、刘某、李某三人均为该公司员工。

经查实,被投诉人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某2014年12月入职A公司供应链总监职位,2017年7月离职;其员工欧阳某2013年11月入职A公司,先后任职产品研发部的机械工程师、产品经理职位,2017年4月离职;刘某2013年10月入职A公司,任职产品研发部的硬件工程师、电子工程师职位,2017年7月离职;李某2014年11月入职A公司,任职国际业务部外贸经理、国际销售经理等职,2017年11月离职。曾某等人离职期间,于2017年6月设立了B公司,曾某为法定代表人。

2019年10月11日,A公司向监管部门投诉称B公司及曾某、欧阳某、刘某、李某等人存在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违法行为,请求查处。

立案后,执法人员对B公司进行现场检查,现场查扣了B公司一批办公电脑、财务账册、会计凭证等物品。从查扣的电脑资料及财务资料中,检查人员发现了大量与投诉人相同的客户信息,如在其公共电脑中发现有名为“customer”的文件(客户信息),与投诉人提供的资料相同。为进一步查清B公司的违法事实,监管部门委托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所对查扣的B公司的办公电脑与投诉人提供的资料做了同一性鉴定。广东鑫证司法鉴定所出具了《鉴定意见书》,认定B公司存在侵犯投诉人商业秘密的违法行为。

后监管部门委托深圳市中衡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B公司侵犯投诉人商业秘密造成的损失进行了评估。深圳市中衡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出具了《资产评估报告书》,认定B公司因侵犯商业秘密给投诉人造成的损失为2090000元。

曾某等人违反了与投诉人签订的劳动合同,利用其在职期间所掌握的投诉人的供应商信息、客户信息等商业机密开展经营活动,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第(三)项“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所列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给投诉人造成巨大损失,其行为已涉嫌犯罪。

该案于2020年7月被监管部门移送公安机关调查处理。

一、“知己”——商业秘密知多少

既然谈到商业秘密保护,我们首先要厘清的问题是,在不计其数的商业信息中,究竟哪些才是为法律所保护的“商业秘密”?

本案中,被投诉人B公司所侵犯的投诉人的客户信息只是其中一种商业秘密,更完整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根据该法第九条第四款,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商业价值并经权利人采取相应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经营信息等商业信息。也就是说商业秘密应具有秘密性、价值性和保密性三个特性。秘密性对应着“不为公众所知悉”,即此种商业信息未被公开、公众无法从公开渠道获取;价值性,顾名思义,即此种商业信息具有可应用性,能为权利人带来直接或潜在的经济利益,或带来竞争优势;保密性,即权利人出于防止公众获取的目的,所采取的一系列防止商业信息泄露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签订保密协议、制定保密制度等。

在商业领域中,具备秘密性、价值性和保密性的商业信息往往表现为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它们在商业信息中居于核心地位,关系到商主体的生死存亡,因而被称为商业秘密,并为法律所保护,只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并未就其具体内容作出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的具体内容进行了列举,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案件时, 可以认定与技术有关的结构、原料、组分、配方、材料、样品、样式、植物新品种繁殖材料、工艺、方法或其步骤、算法、数据、计算机程序及其有关文档等信息,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技术信息;可以认定与经营活动有关的创意、管理、销售、财务、计划、样本、招投标材料、客户信息(包括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习惯、意向、内容等信息)、数据等信息,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四款所称的经营信息。

二、“知彼”——侵犯商业秘密的人与术

如果将上述关于商业秘密的具体认知算作“知己”的话,那么要保护好商业秘密还要做到“知彼”,即应了解通常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是哪些“人”、一般采用何种方式侵犯商业秘密。

(一)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

本文倾向于将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分为内部人员和外部主体两个类型。

在本案中,曾某、欧阳某、刘某、李某均系被投诉人A公司的前员工,曾某任职供应链总监职位;欧阳某先后任职产品研发部的机械工程师、产品经理职位;刘某任职产品研发部的硬件工程师、电子工程师职位;李某任职国际业务部外贸经理、国际销售经理职位。

曾某、李某作为A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分别负责前端供应链管理和终端销售管理;欧阳某、刘某作为A公司的技术骨干,肩负技术攻关和产品研发的重要职责。四人的职务决定了他们不可避免地会直接接触或掌握A公司的商业秘密,故A公司在与四人签订劳动合同时均约定了保密义务。

因此,法人、非法人组织的经营、管理人员以及具有劳动关系的其他人员,即通常意义上的员工、前员工(包括已离退休或转调的原企业的人员),便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中的内部人员,也是最常见的侵犯商业秘密的人群。

除了法人、非法人组织的内部人员外,如其他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等外部主体也可能实施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例如受委托并因而知悉、掌握商业秘密的人,如律师、专利代理人、经济顾问等;对企业有监督、检查、调查和管理权的人,比如审计人员、税务人员、主管行政机关人员、市场监督管理人员等。

(二)侵犯商业秘密的方式

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方式多种多样,本案行为人违反保密义务以使用方式侵犯A公司商业秘密,只是其中一种。本文以行为人是否有知悉或掌握商业秘密的权限为标准,将侵犯商业秘密的方式分为以下四类:

1.行为人有知悉或掌握某种商业秘密的权限,则可能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

2.行为人无知悉或掌握某种商业秘密的权限,则可能以盗窃、贿赂、欺诈、胁迫、电子侵入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还可能在以上述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后,又进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

3.不论行为人是否有知悉或掌握某种商业秘密的权限,都可能教唆、引诱、帮助他人违反保密义务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权利人的商业秘密;

4.本文将最后一类侵犯商业秘密的方式称为“第三人对违法行为的接续”或“接续违法行为”即第三人明知或者应知商业秘密权利人的员工、前员工或者其他单位、个人实施上述前三类违法行为,仍获取、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该商业秘密。

三、“战之策”——关于制定保密措施的建议

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制定科学有效的保密措施,是保护商业秘密的不二法门。本文建议,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可针对不同的潜在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人分别制定保密措施。

1.商业秘密的所有权人对经其许可的商业秘密的使用权人:签订保密协议或者在许可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

2.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对内部人员:在劳动合同中约定保密条款或者另行签订保密协议、还可以与知悉或掌握商业秘密的人员签订竞业禁止协议(包括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或劳动关系结束后的一定时期);

3.商业秘密的权利人对外部主体:应视情况签订保密协议或者在相关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针对受委托并因而知悉、掌握商业秘密的人,如律师、专利代理人、经济顾问、会计师、审计师等可以采取保密措施;针对行使监督、检查、调查和管理等行政职权的审计人员、税务人员、市场监督管理人员、主管行政机关人员等,因相关行政法律法规已经对其设定了保密义务及罚则,故无须采取保密措施。

当然,如果商业秘密权利人一时疏忽,未在合同中约定保密义务,也不必过于担心。因为只要根据诚信原则以及合同的性质、目的、缔约过程、交易习惯等,被诉侵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获取的信息属于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人民法院依然会认定被诉侵权人对其获取的商业秘密承担保密义务。

此外,商业秘密的所有权人在企业日常经营管理中,还可以借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所列举的保密措施,对商业秘密进行保护。

四、结语

需要说明的是,商业秘密的侵犯与保护,正如矛与盾,世界上既不存在无坚不摧的矛也不存在坚不可摧的盾。必要的保密措施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预防侵犯商业秘密行为的发生,但现实已经发生的侵犯商业秘密案也并不鲜见。

如果商业秘密权利人发现自己的商业秘密被侵犯,一方面可以学习本案中的投诉人A公司,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履行工商行政管理职责的部门(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请求对侵犯商业秘密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另一方面也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案由为“侵害商业秘密纠纷”的民事诉讼。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旦侵权行为人给商业秘密权利人造成的损失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就属于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的“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六、十、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

声明:该作品系作者结合法律法规、政府官网及互联网相关知识整合。若内容有误或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或点击右下角【反馈意见】我们将按规定核实后及时处理。本文地址:https://www.yesxun.com/4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