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知识产权资本运营-商业秘密网首页
  2. 政策解读

对“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修正稿)的几点建议

对“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修正稿)的几点建议

前段时间,司法部就《物证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广泛向司法鉴定人征求修改意见。现将我本人的所提的书面建议,修改后呈现给大家,仅作参考。
一、法律依据
2017年底,司法部对鉴定行业实施清理整顿,其主要目的是提高鉴定质量和鉴定水平,提升行业公信力。依据的法规主要是2005年2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其中第二条规定,国家对从事下列司法鉴定业务的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制度:(一)法医类鉴定;(二)物证类鉴定;(三)声像资料鉴定;(四)根据诉讼需要由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确定的其他应当对鉴定人和鉴定机构实行登记管理的鉴定事项。由此,才有今天司法部门不再管理“四大类鉴定”之外的鉴定一说。
在第十七条,有明确定义:(一)法医类鉴定,包括法医病理鉴定、法医临床鉴定、法医精神病鉴定、法医物证鉴定和法医毒物鉴定。(二)物证类鉴定,包括文书鉴定、痕迹鉴定和微量鉴定。(三)声像资料鉴定,包括对录音带、录像带、磁盘、光盘、图片等载体上记录的声音、图像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及其所反映的情况过程进行的鉴定和对记录的声音、图像中的语言、人体、物体作出种类或者同一认定。
二、存在的问题
知识产权鉴定的主要内容包括专利、商标、作品、商业秘密等,而在《物证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中,将“知识产权”鉴定相关内容碎片化,加入物证类、声像资料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中,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是却使得物证类、声像资料类整个体系出现“不伦不类”,形成“几不像”,也违背了第十七条之规定。
清理整顿的依据是“决定”,而将“知识产权”的内容加入物证类、声像资料类中,一是违背了该“决定”第十七条;二是导致物证类、声像资料类体系混乱。
如:在《物证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第十六条规定:“文本内容鉴定,包括通过书面言语特征,分析检察文本作者的地域、年龄、文化、职业等社会属性;通过检材之间或检材与样本文本之间书面言语习惯的比较检验,或商标等特殊图案(形)的比较检验,分析判断两者是否存在实质性相似。”文件起草者希望通过“文书鉴定”之“0111文本内容鉴定”,将“知识产权”著作权鉴定之“文字作品鉴定”、“商标鉴定”的内容纳入。
《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规定的“图像同一性鉴”;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电子数据相似性鉴定”;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录音作品相似性鉴定”;第二十七条规定的“图像作品相似性鉴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的“电子数据产品相似性鉴定”等,文件起草者希望将著作权中的“文字作品;口述作品;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影的方式创造的作品;技术机软件等”鉴定内容纳入。
三、具体建议
1.继续保留知识产权鉴定内容的完整性
由于“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具有特殊性,并且本身包括专利技术、商业秘密、商标、著作权等内容,很难融入“物证类”、“声像资料类”。加之二者的取证方法、鉴定方法与“物证类”、“声像资料”也有明显差异。因此建议:将“知识产权”的内容剥离出来,保证物证类、声像资料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体系更为科学。
(1)声像资料类中,保留与声像资料相关的电子数据,如《声像资料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第四条的表述,就很到位。但是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更倾向于“知识产权”著作权鉴定的内容,页包含与声像资料关系比较密切的部分,属于“知识产权”与“声像资料”鉴定内容交叉部分,可以选择性保留,而将与“知识产权”著作权鉴定的内容,建议取消。从而,使得声像资料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更为清晰明了。
(2)物证鉴定类中,如“物证类司法鉴定执业分类规定”第十六条,文字内容鉴定。包括书面语言……,或商标等,涉及“知识产权”著作权和商标的内容。建议取消。
2.建议司法部保留知识产权司法鉴定
近年来,国家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实施惩罚性赔偿。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知识产权案件维权难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其难度主要表现在技术复杂性高,领域广阔,法律涉及面深。其核心是证据采集方面和认定。知识产权司法鉴定机构在实践中,利用其自身具有的强大技术能力的鉴定人和专家队伍,承担了大量的技术疑难案件的处理工作。可以说,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为我国知识产权保护中对疑难案件的证据认定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国务院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制定的《2018年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加快建设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中明确指出:“探索建立证据披露、证据妨碍排除等规则,明确不同诉讼程序中证据相互采信、司法鉴定效力和证明力等问题,发挥专家辅助人的作用,适当减轻当事人的举证负担”。也明确了知识产权司法鉴定的重要性。为此,建议司法部应当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会商,将知识产权司法鉴定继续保留。当然,如果不能继续保留,希望对知识产权司法鉴定不要“肢解”,让其完整的回归行业管理,继续发挥应有的作用。
(曾德国,西南政法大学教授)

免责声明: 1、文章部分文字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2、因编辑需要,文字和图片之间亦无必然联系,仅供参考。涉及转载的所有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3、本文章内容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联系方式:请邮件发送至ip@yesxun.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ip@yesxu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